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›› 战王的神医弃妃
战王的神医弃妃

战王的神医弃妃齐妃云-著

49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一章 降为通房 时至隆冬,北风凛冽,万里飘雪。 大梁国,夜王府。 夜王大婚当晚,夜王妃暴毙,府内灯…
更新到:第七章 杀机重重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一章 降为通房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第二章 头上一片绿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第三章 羞辱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第四章 不愿和离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第五章 冤家路窄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第六章 纠缠不休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第七章 杀机重重 更新时间:2021-06-02 18:48:29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一章 降为通房

时至隆冬,北风凛冽,万里飘雪。

大梁国,夜王府。

夜王大婚当晚,夜王妃暴毙,府内灯火通明。

“王爷,王、王妃已经气绝!”

头发花白的大夫再三确认后,颤颤巍巍的向夜王禀报。

窗棂前,南宫夜负手而立。

他一身血色轻裘,墨发以紫金冠高高束起,只是立在那里,就无形给人一种压迫感。

“既还没圆房就弄成这样,那就把人送回去,看来是本王无福消受了。”

南宫夜声音薄凉,听不出半分起伏。

“嗯——好吵……”

床榻上,原本已经气绝身亡的齐妃云嘤咛一声,缓缓睁开眼。

瞬间,房间里所有人都变了脸色,给齐妃云看病的大夫更是双膝一软,直接跪倒在地上。

南宫夜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榻前,伸手就掐住了齐妃云的下巴。

“齐妃云,你不该活着!”

齐妃云:“!!!”

什么情况?

未及反应,下一秒,她就被一股大力甩出去,摔在了地上,痛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靠,这男人有病吧!

白瞎了那张好脸。

齐妃云身为21世纪特种部队的顶级医师,哪里受过这委屈,当即就准备爬起来,给这死男人一个教训。

结果,人先一步一个锁喉,直接将她捏提了起来。

“你——”一个字刚出口,齐妃云已经被掐的面皮紫红。

“齐妃云,大婚之日,你就胆敢用此等下作手段,霍乱王府后院。本王可饶你不死,但活罪难逃。”

“王妃德不配位,今日起摘掉王妃妃位,降为通房!”

南宫夜说完,直接丢开齐妃云,带着一众人扬长而去。

齐妃云倒霉,脑袋撞在旁侧的柱子上,一阵头晕目眩后,脑海里却涌入许多画面。

原来,她在实验中给自己注射了一支新开发的生物药后,竟是穿了。

原主乃大梁国护国大将军之女,年少时便对南宫夜一见倾心。

奈何落花有意流水无情,南宫夜对她十分不喜,加之她后来百般纠缠,更是对她生出嫌恶来。

原主是个不肯放弃的,当即一哭二闹三上吊,终于让她有护国之攻且手握重兵的爹出了面,求当今皇上煜帝赐下婚约。

原主得偿所愿,结果大婚当日又作了个大死,在被送入新房后,吃了大量助兴的情药,竟把自己吃死了过去!

回忆至此,齐妃云一阵无语。

她这是做了多大孽,才会魂穿到这么一个人身上来。

齐妃云捻了捻手指,眸色暗了暗。

不过原主吃药吃死自己这事儿,怕是有蹊跷。

她明知南宫夜不喜她,大婚当夜会不会来她房间都是两说,怎会独自吃下这么多药?

齐妃云唇边浮起一抹冷笑。

她可不是原主,往后若还有谁敢害她,她必让那人生不如死!

将接收的记忆简单捋了一遍,齐妃云又苦了脸。

穿成个单相思的花痴女已经够惨了,这会儿还被降成了通房丫头,这日子还怎么过。

齐妃云爬起来松了松骨头,本以为给摔残了。

但这一动,她就感觉到她身体里好像有什么东西正在修复她的创伤。

刚才还痛得不行的脖子和脑子,已经不那么痛了。

齐妃云喜出望外——这具身体竟然携带了穿越前那支新药剂的能量!

这次研制出的新型药剂,可帮助维护人体机能,具备超强的修复力,当然其最令人期待的是它能够开启人类史无前例的防御系统。

齐妃云吸气试了试,感觉身体里还有一股气流正在阻碍她。

待她准备再深入探索,门外就闯进来两个凶横的老妈子,拖着她就往外走。

外面寒风刺骨,齐妃云被一路拖进一处下人房。

其中一人才仰着鼻翼鄙夷道:

“王爷有令,以后这里就是你的居所,且没有王爷的命令,你不得擅自出入。”

说完,两人齐齐啐了一口,这才离去。

齐妃云瞥了一眼空荡荡、冷冰冰的屋子,寒冬腊月的,连一床薄被也没给她,分明就是想冻死她!

她一脚踹开门,四下看了一眼。

大约是觉得她不敢逃跑,倒也没安排人来看守。

齐妃云循着记忆,避开两拨王府巡逻的守卫,顺利出了王府。

南宫夜既然不喜她,这婚事便不要也罢。

等退了婚,她再替原主讨回公道,还了这容身之恩。

齐妃云想着,一路回了将军府。

之后故意在门口弄出动静来,等听到来开门的脚步声,就眼一翻晕在了门口。

那门房开门一看,竟是自家大小姐晕在门前,当即吓白了脸,急急把齐父齐之山叫了来。

齐之山一出来,瞧见宝贝女儿人事不知的晕在门口,登时心疼得落下泪来。

“我儿委屈了!”

这才结婚一日,他的宝贝女儿就孤零零一人晕倒在府外,该是遭了多大的罪!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类似小说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