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古代言情 ›› 表哥万福
表哥万福

表哥万福犹似-著

72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1章:噩梦     正月初过,院子里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。 …
更新到:第5章:杀鸡儆猴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7-24 18:27:45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1章:噩梦 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8:27:45
第2章:醒来 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8:27:45
第3章:祖母大怒 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8:27:45
第4章:继母杨氏 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8:27:45
第5章:杀鸡儆猴 更新时间:2021-07-24 18:27:45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:噩梦

    正月初过,院子里落了一层厚厚的积雪。

    京兆虞府北院安寿堂。

    屋子里烧着地龙,暖烘烘的,年过五旬的虞老夫人,穿着姜黄色团寿纹夹袄,阖目靠在大迎枕上,因为常年礼佛,手腕子上缠着一串紫檀木七宝佛珠。

    “老夫人,碧梗粥清淡,易克化,您好赖也吃两口。”见摆在黑檀木八仙桌上的粥菜一口未动,柳嬷嬷出声劝慰。

    虞老夫人“哎哟”一声:“想到我的窈窈还在佛堂里受苦,我哪还吃得下?”

    柳嬷嬷也不知道该怎么劝。

    老夫人偏疼大小姐,平日里见了大小姐都能多吃半碗饭,大小姐被罚进佛堂这才半个时辰,老夫人就混身不得劲儿。

    提及孙女儿,虞老夫人一阵长吁短叹:“唉,窈窈打小就没了娘,他爹又偏疼继室养的病秧子,我这个做祖母的往常对她也纵容了些,你说,我是不是错了?”

    柳嬷嬷拿着美人棰,帮她捶腿:“这话可就言重了,大小姐九岁,也是小孩子心性,姐妹间磕磕碰碰都是常有的事儿,许是不小心才推了三小姐,也不是故意的,您是训也训了,罚也罚了,索性三小姐也没事,大夫人身为继母,难不成还能跟继女计较不成,大小姐还小,以后慢慢教着也不迟。”

    她哪能不明白老夫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大小姐没得一个月大点,亲娘就去世,紧跟着后娘进门,老夫人怜惜嫡长孙女,就把大小姐养在身边,疼得跟眼珠子似。

    若非这一次,大小姐不慎将三小姐推倒在地,让身子骨本就不好的三小姐受了惊吓,一连发了两日高烧,险些闹出人命,老夫人也舍不得硬下心肠,罚大小姐跪佛堂。

    “还是你看得明白。”虞老夫人心情好了些,也有了胃口,扶着柳嬷嬷的手臂站起来,走到八仙桌前坐下。

    柳嬷嬷松了一口气,想来老夫人用完膳,就要去佛堂把大小姐接出来了。

    虞老夫人刚用了一小碗碧梗粥,门外就传来急促的脚步声:“老夫人,大小姐在佛堂里昏倒了。”

    虞老夫人闻言,脑子一晕,“忽”的一下从圆凳上站起来:“我的窈窈,快,快扶我去瞧瞧窈窈……”

    安寿堂里乱成一团。

    整个虞府上下也闹了个人仰马翻。

    虞老夫人坐在床前,瞅着孙女儿小小的一团小人,躺在床上,从前粉嘟嘟的小脸儿,白得跟一张纸似的,嘴里还不停地说糊话:“不要,疼,窈窈好疼,怕,祖母,祖母,救救窈窈……”

    虞府大小姐虞幼窈,已经昏迷了一整天,到了晚上又发起了高烧,身上一会儿冷,一会儿热。

    大夫是请了一个又一个,都说虞幼窈是受了惊吓,被魇住了。

    大夫开的安神汤、定神汤,退热药,一碗一碗的送进屋里,又一碗一碗地捏着鼻子灌进虞幼窈的小嘴里,可都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小小的人儿曲绻在床上,把自己团成一团儿,双手捂在胸口上,紧紧揪着胸前的衣襟,一会儿喊冷,一会儿喊疼,也不知道到底是哪里疼,可把虞老夫人心疼坏了。

    虞老夫人一手捻动着佛珠,一手捏着帕子擦眼泪:“我命苦的窈窈,打小就没了娘,我这个做祖母的又一把老骨头,让我的乖孙女受了天大的罪,窈窈要是不好了,我这个老婆子也跟着一起算了。”

    守在屋子里的一众人表情都僵了起来,老夫人这话儿明着在指桑骂槐,真真把心给偏进了心眼子里去了。

    在她眼里只有虞幼窈这个才是嫡亲的孙女儿,别人那都是路边的草儿。

    心里这样想着,但在场却没有一个人敢多说半句,连忙出声劝慰。

    “娘,您这是什么话?窈窈吉人自有天相,过会儿就没事了。”

    “祖母,您年纪大了,可得好好保重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老夫人,大小姐还病着,你可不能说这些不吉利的话儿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虞幼窈浑浑噩噩听到屋子里七嘴八舌的声音,人却深陷在一个可怕的梦魇之中。

    梦里,已经长大的虞幼窈躺在冷硬的床上,拢紧了身上陈旧发霉的薄被,冻得瑟瑟发抖。

    喉咙里有些发痒,她张嘴“咳”了一声,冷气倏地灌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——”一阵撕心裂肺的猛咳,令虞幼窈心中钝痛,她紧紧捂着嘴,暗红色的血从指缝间溢出。

    “春晓……咳……”虞幼窈唤着身边伺候的丫鬟。

    “吱呀”一声,有人推门进来。

    虞幼窈以为是春晓回来了,便抬眸看去,穿着宝蓝色直缀,披着鹤纹大氅的年轻男子站在门口,正淡漠地看着她。

    他身姿修长挺拔,容貌隽俊,破陋的小院也难掩其风华高举。

    镇国侯宋明昭——

    她的丈夫!

    宋明昭走到床前,倨高临下地看着她,眼中一片漠然:“虞幼窈。”

    生生将喉咙里的咳嗽咽下,虞幼窈动了动唇,想要张口谩骂,但触及男人漠然的表情,突然明悟——

    谩骂也只是徒劳。

    宋明昭轻柔地为虞幼窈掖了掖被角:“葭葭昏迷了五天,至今还没有醒来,你的心头血,对她已经不起作用了。”

    乍一听到这个消息,虞幼窈愣了一下,紧接着就笑起来,笑得撕心裂肺,眼泪横流,沙哑的嗓音,像是被沙子磨过了似的,透着刺耳的尖利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咳……咳哈……”笑声夹杂着咳嗽,宛如疯魔了一般:“虞兼葭终于要死了,哈哈,她本来就该死……”

    十四岁那年,最疼爱她的祖母因病去世。

    当时,还是世子的宋明昭已经十九岁,镇国侯府担心她守孝三年,误了子嗣大事,就向父亲虞宗正提议,喜丧内百日完婚。

    出嫁的女儿只需守孝一年,这个提议虽然有些仓促,却也符合礼数。

    父亲同意了!

    她有孝在身,婚事不易大肆操办,镇国侯府既低调又草率的以八抬大轿,把她接进了镇国侯府,草草拜了堂。

    她成了镇国侯世子夫人,羡煞旁人。

    因她没到及笄的年龄,又身怀重孝,不宜圆房,她和宋明昭分房而居。

    ——

    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类似小说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