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古代言情 ›› 大佬娇宠指南
大佬娇宠指南

大佬娇宠指南千千轻衣-著

4人在追
精彩节选 1威慑 虽然已经开春了,但是河水还是很冷。赵蔓忍着刺骨的水,用力地拧着最后一件衣服。 她拍了拍溅在身…
更新到:7熏肉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1威慑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2进城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3机会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4遇险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5逢生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6下套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7熏肉 更新时间:2021-07-22 11:52:05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1威慑

虽然已经开春了,但是河水还是很冷。赵蔓忍着刺骨的水,用力地拧着最后一件衣服。

她拍了拍溅在身上的水,将装着衣服的桶放在岸边,而后起身往河的上游走去。

河里布着一张大网,她小心翼翼地将鱼网收拢。

这网是她今天一早跟村里的柱子叔借的,一会儿还要还回去的,所以她用得很小心。

好在她的运气不错,网里有几道青色、红色的影子正在游来游去,其中还有一个蛮大的,看上去有两三斤重呢!

她的心怦怦地跳着,舔舔干燥的嘴,存着一股大力,突地将网提起。刹那间网上水花四溅,网中的鱼不住地扑腾!

旁边还有一只装有水的桶,她把鱼装进去后,才收好鱼网,提着衣服一齐挑着往家里赶。

她家在村子的边沿,离这里不远,用不了几步路就到了。

与她家最近的邻居隔着两三百米远,中间又种着许多大树,因此她家算是住得比较僻静的了。

家里前后都有院子,不过前院一般都是用来晒东西的,后院原本是一片荒地,满是杂草。也就上个月她才清理干净,翻了地,理得很平整,目前上面还没种上东西,她打算到时候领了粮种后再考虑种什么。

村子里的人一般都是种一季稻,一家几口人就靠着那点粮吃,哪里够用呢?因而每年朝廷都会与他国往来交易,换一些新的品种,待试验好了再在推

广。

但就算试验过了的新种子,也没什么人愿意领。这只出头鸟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能出的,毕竟没有人对新种子熟悉,万一种死了,时间精力浪费了也就算了,可土地那么宝贵。谁有这闲心呢?不如多种些以前种过的种子,至少不至于颗粒无收。

她正琢磨着种子的事情,脚刚踏进后院,就听到前院传来一道尖叫声。

她连忙将桶放下,从后门进去。

一进来就看到院子里,十岁的赵茗死死瞪着一个妇人,他双手紧紧抱着一把铁锄,满脸通红。

“你走开!这是我们家的锄子!谁也不能拿走!”

赵萌也红着眼睛瞪着何氏,跟在哥哥身后,一起死死地拉着锄把手。

何氏冷哼一声,有些轻蔑地说:“谁说这是你们家的?这把锄子就是我家!是你们偷的!”

“我们没偷!”

赵茗赵萌异口同声地反驳。

赵蔓听到此,双眼一眯,走上前,道:“二伯娘真是说笑,你说这锄子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喽?那你倒是说说,你凭什么认为这锄子是你的?难不成上面写了你的名字?”

听到话音,赵茗赵萌回头惊喜地叫道:“姐你回来了!”

何氏猛地抬起头,看到赵蔓有些讪讪,随即手上一松,锄头落入赵茗手里。

“原来是蔓姐儿,你身子好啦?”

赵蔓讥讽地白她一眼:“我要是再不好,家里岂不是该被你搬空?”

何氏

觉得她有些不大一样,只是她向来都是输人不输仗的,何况对方不过是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,想到此,她当即扬了扬下巴。

“既然你来了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这锄头是你爹向我们家借的,现在也该还给我了吧?”

赵蔓轻笑一声:“哟,二伯娘刚刚不是还说是我们家偷的么?怎么这才一会儿你就说借的?再说无凭无据的,你凭什么就说这是你们家的锄子?”

何氏被她这话气得一噎,恨恨瞪着她,破口大骂出声:“你个狗娘养的,我说这锄子是我们家的就是我们家的,今儿你给也是给,不给也得给!”

说完,肥圆的身子一扭便冲了上来抢。

赵茗几人一时不察被她这一夺,一下子就被她推倒在地。

赵蔓没想到何氏竟然二话不说就上手来抢,顿时怒火中烧,伸手捞起旁边放着的一根木棍,想也没想就往她的手背上打了下去。

何氏怎么也没想到这么个小屁孩竟然说打就打,而且每一棍子都是下了狠手的!她尖叫着撒开了手,锄头落地,嘴却一直大声骂着,要多难听有多难听。

赵蔓收回手,冷冷扫了四处乱窜的何氏,将赵茗扶起:“茗哥儿伤到没?痛不痛?”

“姐,我没事。”赵茗把地上的锄头捡起,紧紧抓在手里,双眼满是恨意。

赵蔓心疼地摸了摸他的脑袋,缓缓抬起头,冷冷看着何氏:“你还觉得这锄头

是你家的吗?”

说着,她将手中木棍猛地往泥土里一插。

此刻,她身上的气势瞬间震摄住了何氏。她脚一跺,冷哼道:“你等着,你目无尊长,我迟早会回来找你算账的!”

赵蔓毫不在意,淡声回道:“我等着。”

待何氏的身影看不见时,赵茗赵萌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

“姐,幸好你来了,不然我们家真会被她给搬空!”

赵蔓低头朝赵萌笑笑:“无事,就算她夺走了我也会有办法让她乖乖还回来的。”

她扫了眼一旁闷闷不乐的赵茗,“茗哥儿怎么了?被二伯娘吓着了?”

“姐,我……我真想快些长大!”

赵蔓一愣,满脸心疼:“现在也很好,在姐姐在,谁也别想欺负你们。”

安慰好两个弟弟妹妹,她指了指厨房:“高兴点,你们看,今天有鱼吃了!”

“真的?!”赵萌兴奋地大叫一声。

自从娘死了后,他们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荤腥了,一听有鱼吃,眼睛就跟会发光一般。

“一会阿萌烧火,阿茗去还鱼网,我们吃完早饭再去县城。”

*

村里大多都是姓赵的,几十年前北地闹饥荒,不少外地人移居在此,尽管里正依旧由赵姓的人担着,可这几年李姓族人多了起来,渐渐的出现两姓相争的情况。

如此制衡,倒是使村里的局势相互平衡了。

赵蔓爹娘去世后,留下他们仨独自生活也正是得益

于这种状态,否则家里早被叔伯他们吞了。

赵蔓带着一弟一妹往村口走,这会儿都是吃过早食准备下地的时辰,路上遇到的村人比较多。

“蔓丫头病好啦?”

赵蔓笑着点头:“谢谢婶子关心,我病已经大好了。”

那妇人疑惑地扫了眼她手里的东西:“这是去哪呀??”

“家里没种子,去领些来下地。”

一听说穷得要种新种子了,姚氏露出同情的目光:“蔓丫头啊,那新种子可不是什么好东西,万一种不活了,得饿上一年才有吃的呢!”

同在一旁的杨氏也劝道:“可不?那新种子有什么好的?不如买些水稻种子,不管天时好不好都能有些收成。”

赵蔓摇摇头:“我也是没了法子,不如去碰碰运气。”

自己家的两亩地,一亩半是上等田,还有半亩是下等田。

照往年的做法,地里都会种上黄米,然可黄米种子早就没了,只剩下一些豆子什么的。

买么?没钱!

姚氏和杨氏对视一眼,纷纷摇头。村子统共就那么大,各家有个什么马上就能传遍整个村子,她们知道这丫头才刚死了爹娘,不容易!

“既然要进城,你这么走何时能到?不如问问李树伯,他有车哩。”

赵蔓眼睛一亮,李树猎人,手艺好,早早地就买到了骡车。

想到此,她忙向姚氏杨氏道谢离开。

李树大伯的院子不大,但是收拾得很干净

敲了门,有个高大壮硕的身影从屋里走出:“蔓丫头有什么事吗?”

“大伯,您今天去城里吗?我和弟弟妹妹想搭您的车。”

李树脸上浮起一丝了然:“我今儿正巧要进山,不去城里。不过森哥儿要抓药,我让他拉你们去。”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类似小说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