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现代言情 ›› 辣妻重生:三爷,轻点宠
辣妻重生:三爷,轻点宠

辣妻重生:三爷,轻点宠对三酱-著

1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1章 新生 凌晨三点,赛尔畔的一家僻静疗养院里,幽寒似鬼宅般。 孟晚被锁在靠窗的床上,嘴里发出呜咽…
更新到:第7章 你到底是谁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1章 新生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第2章 我不要当寡妇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第3章 对不起,我会负责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第4章 还挺好亲的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第5章 来保护你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第6章 项目出事了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第7章 你到底是谁 更新时间:2021-12-04 14:34:58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 新生

凌晨三点,赛尔畔的一家僻静疗养院里,幽寒似鬼宅般。
孟晚被锁在靠窗的床上,嘴里发出呜咽难听的声音。
“砰。”房间的门猛地被人踢开,穿着红裙的明艳女人,笑着站到了孟晚面前。
“姐姐呀,我听说你又闹了?怎么,我灌进你喉咙里的硫酸,还没让你学会闭嘴吗?”
听到她的声音,孟晚泛着猩红的眼睛里,骤然迸发出滔天恨意。
她拼命的挣扎着,哪怕手脚处缠着的铁链磨的她血肉愈发惨烈,她也不在乎。
恨,她恨毒了眼前这女人!
明明是她拿命去疼的亲妹妹孟灵啊,可到最后,却是滚上了她丈夫沈厉霆那张床!而且他们,为了算计父母遗留给她的公司还有巨额遗产,对外宣称她得了精神病,将她带到了这里“治疗”。
每天生不如死的痛苦折磨,孟晚浑身身上,早就没了一点好肉。
而被孟晚那仿佛恶鬼般的目光注视着,孟灵忽然觉得瘆得慌。
她眯了眯眼,嘴角的笑意带着抹诡异的弧度。
“姐姐,别这样怨毒的看着我啊,我又不是你的亲妹妹,可不会心疼你的。”孟灵轻声说道,手里也拿了把刻着沈字的军刀,一晃一晃的在她眼前比划着。
听到她那话,孟晚瞳孔骤然紧缩。
怎,怎么可能?
几年前,她曾拿孟灵和母亲的头发做过亲子鉴定,鉴定结果显示,孟灵就是她找了多年的妹妹。
就在孟晚错愕不已时,孟灵再次开了口。
“你的亲妹妹,在我用完她取得你信任之后……就把她卖到了缅甸给人当玩物呢。”
“你知道么?她最后被一群男人玩到死的时候,啧啧,那眼神就跟你现在的一样,看着像个恶鬼似的。”
孟灵的每一句话,都宛若刀子,一下一下的扎在孟晚的心上。
她念了多年找了多年的妹妹,没想到,竟然被这个冒牌货如此坑害。
滔天的愤恨,在胸膛里不甘的翻涌着。
这一刻,孟晚紧攥着拳头发誓,只要能让她把他们两人给弄死,她愿意付出任何代价!
许是孟晚这眼神,看多了总让人脊背发寒。
孟灵攥着刀柄,唇角勾了个笑,随后,猛地朝她的眼睛,挥了下来。
痛!
刻入骨髓的痛瞬间迸发出来!
孟晚痉挛的抽动着身子,两只眼睛,像血洞一样,不住的流着血。
而她这副凄惨的模样,正好大大的取悦了孟灵。
“哈哈哈。”孟灵畅快的笑着:“没了这双会勾引人的眼睛,果然,我看着顺眼多了。”
孟晚原本就已经被折磨的血肉模糊,如今,又被生生挖去一双眼睛,她再也撑不住,在滔天恨意中,不甘的攥着拳头,慢慢…凉透了身子。
不知过了多久。
在沉不见底的黑暗中,忽地有白光涌现,紧接着,便是一阵嘈杂灌入耳中。
“三爷!夫人还有生命特征!”
“快,小苏搭把手,准备心沛复苏!!!”
“一,二,三,再来一次!”
吵,好吵啊。孟晚紧蹙着眉头,痛苦的呢喃着。
她脑袋像被什么东西狠狠砸了一样,愈演愈烈的疼痛感让她猛地尖叫了出来。
而随着这声尖叫声,孟晚也骤然睁开了眼睛。
捂着脑袋,孟晚正难受着,却忽地感觉到了不对劲儿。
等等……
眼前的这些陌生人,都是谁?
正迷茫着,一个戴着眼睛的清秀男人咳了两声:“三爷,夫人现在已经没事了,我就不打扰你跟夫人的新婚夜了。”
说完,那人领着房间里的其他人,快速退出去。
而这个陌生的房间里,瞬间就只剩下她跟那个被叫做三爷的男人。
男人坐在轮椅上,微微挑眸,看向了孟晚。
两个人目光撞到一起,孟晚只觉得心跳如擂鼓般。
当然,不是因为对方那宛若天神般俊美的外表,还有迫人的气场,而是因为,她认出这人是谁了!
龙城盘踞多年的顶尖世家,薄家当家人薄沐靳!他自幼伤了腿,所以一直坐在轮椅上。
而因他在生意场上狠厉的手段还有阴晴不定的性子,大家都不敢直呼他的名字,所以,便按着他在亲兄弟里排行第三,尊称他一声三爷。
孟晚之所以能把这个人记得这么清楚,是因为,被困在疗养院时,她曾在电视新闻里看到过铺天盖地的,关于这个人死讯报道。
报道上说他是在一场车祸中丧生。他死后,属于薄氏的整个商业帝国都在动荡。
当时她的渣男丈夫沈厉霆,正好来疗养院里看她怎么受折磨。
在看到新闻后,沈厉霆还随口讽刺过这薄三爷就算权势滔天又有什么用,不过就是个早死鬼?
察觉到这一系列的反常后,孟晚只觉得脑袋懵的要命。
“岑欢。闹够了么?”薄沐靳忽地开了口,低沉清冷的嗓音透着让人喘不来气的压迫感。
这个被父母强迫着嫁给自己的小女孩儿,因为恐惧自己,婚前已经闹出无数的事儿来想要逃婚。
但都没用。
而就在今晚的新婚夜,这个太过畏惧自己的小女孩儿,更是还没跟自己说两句话,就硬生生被吓的心脏病发作,猝死了过去。
孟晚闻言,一怔:“岑欢?”
岑欢是谁?
这个陌生的名字,就像导火线一样。
瞬间,孟晚只觉得头痛欲裂。
她咬着唇,皱眉强忍着。
一帧又一帧陌生的画面,还有潮水般的记忆,都挤在她的脑海里,快要让她的脑袋都爆炸。
而薄沐靳见状,只以为她还在为嫁给自己痛苦着,于是眸光又冷了几分。
等了许久,脑袋里的难受感终于散去,孟晚骤然抬眸,眼神里迸发出浓到仿佛从地狱里带出来的恨。
她是死了。
可是,她又活过来了!
取代了一个叫岑欢的小姑娘,她活下来了。
那小姑娘的前半生过的很苦,患有心脏病,父母皆把她当做可有可无的人,为了家族生意,更是不顾她心愿,把她嫁给了她怕极了的大魔王,薄沐靳。
小姑娘最后的死,是带着解脱的。
孟晚在心底对那个给了自己重生的小姑娘,轻声说了句感谢。
而后想到临死前,自己被孟灵还有那个渣男所赐的痛苦,孟晚攥紧了手指。
负她之人,害她之人,这次,她都要以千倍百倍来还让他们偿还!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