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都市小说 ›› 超凡弃婿\/超凡弃婿
超凡弃婿\/超凡弃婿

超凡弃婿\/超凡弃婿小生吃豆腐-著

1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1章绝处逢生 “你姐姐淋巴癌晚期了,明天准备五万化疗,不然接回家准备后事吧。” 医生的话犹如一根根…
更新到:第8章 医学奇迹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1章绝处逢生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2章判定生死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3章已经是个死人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4章奶奶你有病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5章江龙玉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1章 绝处逢生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2章 判定生死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3章 已经是个死人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4章 奶奶你有病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5章 江龙玉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6章 诚心害死奶奶?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7章 刘老的恐惧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第8章 医学奇迹 更新时间:2021-11-25 13:12:22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绝处逢生

“你姐姐淋巴癌晚期了,明天准备五万化疗,不然接回家准备后事吧。”

医生的话犹如一根根针扎在苏渊的心窝。

苏渊无力的瘫在地上,手里攥着四枚硬币,这是他仅剩的四块钱了。

能哭出来是好事,可他绝望到哭都哭不出来了。

苏渊从小没有父母,姐姐苏晴是他最亲的人。

姐姐为了供他读书,偷偷放弃学业进城打工。

去年姐姐加班晕倒被送到医院,查出淋巴癌。

屋漏偏逢连夜雨,苏渊遭人殴打,右手粉碎性骨折。

虽然治好了,但留下后遗症,连筷子都拿不稳。

走到哪都被人歧视,连打零工都没人要。

后来有人让他去林家当一年的上门女婿。

说是林家有难,找人上门冲喜。

苏渊八字够硬,刚好符合要求。

他在林家倍受歧视屈辱,用尊严换来的50万很快也花光了。

无尽的医药费犹如一座大山,压得他喘不过气。

他努力那么久,就是想让姐姐活下去。

苏渊拿出手机,翻了一遍又一边通讯录,最终拨打了一个号码。

电话响了许久,才终于被接通,传来刺耳的嘈杂音乐与酒杯碰撞的欢愉声,俨然是欢乐的海洋。

苏渊头晕目眩,内心抽搐。

巨大反差,让他凄苦不已。

苏渊想到姐姐危在旦夕,不等对方开口,便道:“初墨,我……”

“闭嘴,谁允许你这么亲切叫我女儿的?虽然你跟我女儿结婚,但你记住,你是入赘,给我认清楚自己的位置!”

手机里传来中年妇女刻薄的辱骂声。

对方不是自己的妻子,而是丈母娘王翠兰。

苏渊忍着屈辱,咬牙问:“妈,可以把电话给她吗?”

“我女儿刚被薛家的大少爷邀请去跳舞了,可没空接你这个废物的电话。”王翠兰戏虐道。

苏渊如遭雷霆,神情麻木,艰涩道:“那……那我不打扰她了,妈,您,您能借我点钱吗?”

“借钱?”王翠兰声音提高几个分贝,尖锐骂道:“你入赘我林家快一年了,一分钱没赚,还天天吃我的,住我的,你还好意思借钱?你脸呢?”

“翠兰,那个废物又来借钱?”

“除了他还有谁,我一听他声音就恶心,招他上门当女婿,还不如养一条狗有用,我怎么摊上他这个废物女婿!”

“别急啊,凭初墨的姿色,追她的富家少爷能排到江口了,还愁以后没有金龟婿?”

“就是,一条狗理他干什么,把电话挂了,别耽误咱们玩乐的兴致。”

电话里传来几人的戏虐声,是林家的一帮亲戚。

听着手机里传来各色戏虐的笑声,苏渊内心充满屈辱,可他不想放弃这个机会,欲要继续说什么时,电话便传来了‘嘟嘟’的忙音。

苏渊一恍惚,麻木的表情流露出痛苦。

看着攥在手里一张接近五万的未缴费单据,他彻底抛下一切尊严,给通讯录所有人打了一遍电话。

“刘哥,我是苏渊,我想问你……”

“嘟嘟。”

“赵姐,我能不能麻烦您一件事,我姐姐她病危……”

“嘟嘟。”

“宁哥,我……”

“嘟嘟。”

一个个电话打出去,曾经关系亲密的亲人、朋友,甚至连听下去耐心都没有,直接挂了电话。

曾几何时,自己创业的时候,他们打破头皮巴结,现如今……

苏渊瘫坐在角落,看着冰冷的医院大厅,忽然想到了一个人,脸上充满屈辱与纠结。

那是他宁愿渴死饿死,也绝不愿意去见的一个人。

可姐姐的病是为自己累出来的,如果姐姐没了,家也就没了,这世上只剩下他一人苟延残喘,他决不能看着姐姐受折磨死去。

苏渊攥紧拳头,右手五指弯曲,使不上力气在颤抖:“五万,就算赔掉我这条烂命,也要凑到这五万块钱!”

苏渊去小卖铺花3块钱买了一瓶纯牛奶,让护士帮忙带给姐姐。

用仅剩下的一块钱坐公交车,去见一个他最不想见的人,大学室友,也是他大学创业的合作伙伴,王向东。

当年苏渊考上了958大学,并在第一年拿到特等奖学金,靠着这第一桶金带着王向东一起创业。

三年发展,公司颇有规模。

后来苏渊为了照顾姐姐,将公司大权移交给王向东。

结果王向东伙同其他人将苏渊架空,并赶出了公司。

苏渊找王向东理论,被他找人堵在办公室围殴。

苏渊的右手,就是被王向东用铁棍亲手砸废的。

事后,王向东还假仁假义的要让苏渊签一份收购合同,拿5万块钱买走苏渊的公司。

太荒唐了。

价值百万的公司,王向东要拿5万块钱收购。

哪怕公司实际权已经在王向东手上,苏渊也绝不会收下这笔钱!

一旦他收了,就等于认同了王向东的做法。

5万块钱买走自己多年的心血,这简直低贱至极!

甚至苏渊宁愿饿死街头,也不会拿这5万块钱。

可是现在濒临绝境,自己受再大的屈辱,也不如救回姐姐重要。

必须要救姐姐。

这时,上来一个老头,拄着拐杖,腿脚不利索。

车上人不少,可没人让位。

苏渊没想太多,起身让位。

公交车猛地发动,苏渊下意识用最近的右手抓着栏杆,却使不上力气,险些摔倒了。

“你手受过伤,还给我这个老头让座?”老头眼尖问。

苏渊一愣,笑道:“小毛病。”

说着,他换了一只手抓着。

“明明自己过的不尽人意,却偏偏见不得这人间疾苦,好人呐。”老头感慨道。

苏渊笑笑,没说什么,看着窗外忧心忡忡。

半小时后,苏渊站在公司门口,足足晒太阳晒了五分钟,他才决定进去。

办公室里坐着二三十人打电话,粗话连篇,空气中充满着一股刺鼻的烟臭味。

“呦,这不是苏总吗,什么风把您吹来了。”一个梳着大背头的高瘦黄毛男走来,在苏渊脸上哈一口烟。

此人叫陈淦,王向东的狗腿子。

苏渊冷声道:“我要见王向东。”

“别急,我先把你介绍给其他人认识。”陈淦搂着苏渊脖子,扯开嗓子道:“都来瞧瞧,这位是我们公司上一任老板,苏渊,就是大半年前轰动全城,去林家冲喜的上门女婿。”

“你说你当上门女婿,天天给女人洗脚做饭,还在家刷马桶,连个保姆都不如,你还是个男人?”

“陈淦,别搞得太难堪了。”

“哎呦呦,你还硬气了,说吧,你来干什么?”

苏渊咬牙道:“当初王向东要花5万块钱收购公司,行,我同意了,我是来拿回属于我的钱!”

陈淦夸张大叫:“你可是林家的上门女婿,天天哄女人,吃软饭,手里还缺钱啊?”

“人命关天,让王向东出来见我!”苏渊沉声道。

“死的是你姐姐,跟我有什么关系?”陈淦知道苏渊的家事,吐苏渊一脸口水,讥笑道:“还拿自己当老板了?现在你只是瘸了手的土狗,还想要钱,做梦吧。”

“陈淦,哪来的死狗,还不轰出去?”一个体型微胖的男子从办公室走出来,王向东。

陈淦给王向东点一支烟道:“王总,这条狗您认识啊,大半年前刚被赶出去的那条,现在瘸了爪子,可怜巴巴来要饭呢。”

苏渊怒不可遏道:“王向东,你给我听好了,我不是来借钱,而是来拿回属于我的东西!”

“呦,我没听错吧?”王向东掏着耳朵,凑过来戏虐道:“你不是认为5万块钱买不了你的公司吗?你不是宁愿饿死,也不要这个钱吗?那你现在是来干嘛的?”

“你说够了吗?现在将属于我的五万块钱给我!”苏渊捏着拳头咬牙森然道。

“当时给你你不要,现在想要,可以,你求我啊!”

“王向东,你不要太过分!”

“哼,在我眼里你就是个讨饭的,讨饭要有讨饭的规矩,站着讨能讨到饭?得跪着!”王向东戏虐道。

“这狗要是懂规矩,它那狗爪子还能被人打瘸了?”陈淦附和笑着,引来众人肆无忌惮的笑声。

愤怒、屈辱汹涌而来,苏渊气的浑身发抖,最终眼里闪过一抹决然。

噗通!

苏渊向着害他一无所有的仇人跪下。

见这一幕,办公室被狂笑声淹没了。

苏渊深吸口气,低着头道:“王向东,请你看在昔日的情分上,将五万块钱给我,行吗?”

本来公司是被夺走的,现在连要回属于自己的五万块钱,都要跪下祈求,这份屈辱几乎让苏渊心都死了!

“行,怎么不行。”王向东招手道:“来人,赏饭。”

陈淦左手拿着一个吃剩下的盒饭,右手拿着五沓钞票,整整五万。

王向东徒手将五万块钱埋在剩饭底下,顺手将烟头按在饭上,丢到苏渊面前:“吃,吃光了,这钱就是你的了。”

苏渊看着发黄饭粒上苍蝇飞舞,他一咬牙端起了盒饭。

忽然,一口浓痰吐在了盒饭上,粘拉米粒极为恶心。

“你!”苏渊暴怒,抬头刚要怒斥王向东,陈淦压着苏渊的后脑勺,硬按在盒饭里揉搓。

“别浪费,抓紧吃啊,哈哈哈!”

恶心、恶臭,苏渊被当成一条狗在羞辱。

苏渊满脸挂着剩饭和汤水,他强忍着恶心呕吐感,咬牙颤声道:“王向东,你玩够了,该把钱给我了吧?”

苏渊欲要伸手捡钱,被王向东一脚踩死。

王向东碾着脚,讥笑道:“当初在学校你多优秀啊,既是学生会主席,又是创业协会会长,连校花都往你口袋里塞情书。还记得刘美雪?你前女友。”

苏渊神情微动,却没有说什么。

王向东狞笑道:“当初我那么喜欢她,她从没看我一眼,还说我不如你,那好,我就让实际证明我比你强!原本我计划用三年搞掉你,没想到老天爷助我,让我半年就成功了。就在上个月,刘美雪,你前女友,她扒光衣服往我床上钻,哈哈哈,那时候我才知道,这个女人还真够浪的。”

陈淦猥琐道:“王总,那女人真这么浪?”

“你也想试试?等我玩腻了,赏你们几个玩玩,这种女人砸个几千几万,你让她干什么她都愿意。”

污言秽语浊耳。

苏渊浑身恶寒,却也忍了。

他不想管什么情情爱爱,他只想搞到钱,给姐姐治病。

王向东弹着烟头,烟灰落苏渊一头,眯着猥琐的眼睛道:“看在你前女友在床上把我伺候舒服的份上,这笔钱我给你,不过我有个条件,把你姐姐带过来,让我玩一天。”

上学那会儿,苏晴经常来学校看望苏渊。

当时学校贴吧盛传苏晴照片,长得很漂亮又很知性,无数男生对她倾慕不已。

天天跟苏渊接触的王向东,更是如此。

他做梦都想睡了苏晴。

苏渊堆积在胸口的怒火,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!

苏渊跳起来,一拳把王向东鼻子砸出血。

王向东捂着鼻子道:“给我干死他!”

苏渊练过散打,可右手使不上力气,又架不住人多,很快被制住,拖到最里面的办公室。

与大半年前一样。

陈淦几个人按住苏渊肩膀,将苏渊胳膊压在桌子上。

王向东掂着一根铁棍,狞笑道:“两只手一块废了,当乞丐讨饭吧。”

话罢,他的铁棍往苏渊双手接连砸下去。

一棍、两棍…

苏渊手掌被砸得血肉模糊,十指连心,骨头全被砸断。

“那他丢出去,别弄脏了桌子。”

苏渊被丢到巷子垃圾桶边。

意识模糊间,看到一个老头走来,是公交车上的那位。

“多好的年轻人,也罢,我便赐你福源。”

老头一掌轻飘飘落在苏渊额头上。

苏渊瞳孔光影大放,感觉自己身处意识空间。

老头站在面前,声音飘然道:“老君历时三千七百历,寻得有缘人,传承两宝,普世济人!”

苏渊左手白光,右手黑芒。

“阎罗手,判生死。”

“乾坤藏,藏万世。”

苏渊胸口闪烁金光,脑海里涌入大量信息。

等醒过来时,发现依旧躺在巷子里。

老头站在旁边,吓了苏渊一跳,连忙撑着身子站起来,发现双手痊愈了。

“傻小子,让一个座位,便拥有阎罗手和乾坤藏,你赚大发喽。”老头呲一口黑牙道。

苏渊看着健全的双手,不可思议问:“刚才不是梦?您,是神仙?”

老头板脸道:“年轻人,要相信科学。”

说罢,他身体散发金光,冲天而去。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类似小说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