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古代言情 ›› 凤倾天下:太子妃在上
凤倾天下:太子妃在上

凤倾天下:太子妃在上皇倾月-著

91人在追
精彩节选 第1章 性情大变的太子妃 苍龙国,太子东宫。 “娘娘,娘娘,你醒醒啊!”丫鬟的哭喊声划破了长空,传入…
更新到:第7章 约见 状态:连载中 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马上阅读 举报
  • 作品简介
  • 推荐阅读
  • 书友评论

最新章节

第1章 性情大变的太子妃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第2章 街头一霸太子妃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第3章 半夜偷食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第4章 食物中毒?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第5章 有刺客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第6章 试探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第7章 约见 更新时间:2021-05-13 21:49:54

精彩章节

精彩节选

第1章 性情大变的太子妃

苍龙国,太子东宫。

“娘娘,娘娘,你醒醒啊!”丫鬟的哭喊声划破了长空,传入了白蕊的耳畔。

娘娘?

什么鬼?

白蕊只觉得头痛欲裂,她不是已经死了么?基地忽然发生大爆炸,她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,便被淹没在了一片火光之中。

现在这是什么情况?

她竟然还有意识?

发生了那么大的一场爆炸,她竟然没事么?

白蕊眼珠转了转想要睁开眼睛却只觉得眼皮重的要死,而且后脑剧痛,身边有乱糟糟的声音,她心烦意乱的皱起了眉头。

忽然间,脑海中闪现了一些不属于她的记忆……

白江袅,太傅之女,当朝太子妃,尽管不受宠,却遭到各路侧妃的嫉妒,就比如今天,被侧妃柳惜烟故意刁难。

白江袅性子怯懦,虽是正妃,但在东宫却毫无威信,柳惜烟借故惩治她的丫鬟小锦,白江袅气急过去阻拦,柳惜烟却使坏,故意伸脚去拌白江袅之后将她狠狠拉了一把,白江袅失了重心摔向了一旁的花丛,一命呜呼。

而白蕊,就是在这个时候穿越了过来。

她竟然穿越了!

这是何等的卧草!

“怎么回事?”就在这时,一道冷厉而富有磁性的声音传来。

费劲的微微睁开眼,白蕊,哦不,现在她已经是白江袅了,在她视线中出现的,是一个身体高大挺拔的男人。

只见他一身玄黄四爪蟒袍,身姿挺拔,面容俊俏昳丽,浑身上下散发着与生俱来的尊贵,让人忍不住想要俯首称臣。

来人正是太子江玄瑾。

还没等白江袅有所反应,只见柳惜烟脸色一白,急急跪下,“还望陛下恕罪,都怪臣妾,看姐姐快要摔倒,想要拉住姐姐没想到一下没能扶住姐姐……”

她一脸楚楚可怜,三言两语就把刚才的事情撇得一干二净。

“就是你,就是你!就是你这个恶毒的女人害死了小姐!太子殿下!太子殿下,您一定要为我家娘娘做主啊!”小锦跪着行到了江玄瑾面前,拉住了他的衣摆,不停的磕头祈求道。

江玄瑾蹙起了眉头,厌烦的将衣摆从小锦的手中扯了出来,看到小锦脸上的伤大致已经猜到了发生了什么。

江玄瑾知道柳惜烟有多恨白江袅,因着柳惜烟与太后的关系,平日里欺压白江袅的事,只要不伤及性命,他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,不去管,任由其发展。

可现在白江袅倒在地上生死不明,白江袅的侍女身上也有伤,柳惜烟这边却依旧厚着脸皮,倒打一耙,告她的状,这就让江玄瑾有些看不下去了。

江玄瑾一拂袖,负手而立,对柳惜烟道:“别做得太过了,就算你再恨她,白江袅也是太傅之女,一旦出了事,你也逃不了罪责!”

柳惜烟没想到太子居然破天荒地开始帮白江袅讲话,内心不由得升起一阵嫉恨。

随即哭得更加惨烈地趴到江玄瑾面前,楚楚可怜道;“殿下,我冤枉啊,有苍天在上,为我作证,我真的没有害姐姐,是她自己在欺负我的时候,不慎跌倒的!”

江玄瑾虽然宠柳惜烟,但并不代表他善恶不分,实在是到了难忍的境地,他一甩袖袍,不耐烦道:“若是真有上苍为你作证,你还能活着?”

想到这里他的脸色更加难看,吩咐身后的亲卫道:“戍一,过去看看。”

戍一颔首走了过去,伸手探了探白江袅的呼吸。

白江袅发现有人碰自己的鼻子,她不耐烦的将这人的手一巴掌打开了,戍一的手被挥到了一边,“动什么动!还让不让人好好死了!”

她,猛地瞪大了眼睛。

戍一蹙眉,明显被她这突如其来的一声给惊到了,他起身回到了江玄瑾身后,死没死已经很明白……

江玄瑾眼神不善的看着坐在花丛旁一身狼狈的白江袅,面上满是不耐,搞不懂她们这到底玩的是哪一出,竟然还诈死。

白江袅皱着眉头站了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尘土,所以现在的情况是她正在被欺负?

呵,想她白蕊从小到大还从不知道被人欺负是什么滋味儿呢!

柳惜烟看到白江袅根本就没死,底气一下子硬了起来。

她站起来腰身发软的扑进了太子的怀里,揽着江玄瑾的胳膊梨花带雨的诉苦道:“殿下,这小丫鬟竟敢欺瞒我们还谎称太子妃暴毙,实在罪无可恕,而且她刚刚,刚刚还诬陷臣妾,还请殿下能给臣妾一个公道——”

江玄瑾揽住了她的柳蛇腰,手随意的捏了捏她腰上的软肉,然而眼神却很是淡漠,看也不看柳惜烟,眼神里全是白江袅刚才晕死过去的模样。

柳惜烟却嘤咛一声,红了一张脸。

变成了白江袅的白蕊素衣染尘,身上的气质却已悄然改变,原本轻纱覆面的脸因为柳惜烟的推搡轻纱已经掉落进了花丛,露出了满脸的红斑和水痘。

白江袅脑海中的记忆,鱼贯而入,昏沉的脑袋逐渐变得清醒后,她稳住了身子,将颈项和手骨活动了下关节,一副准备大开杀戒的模样,在人群中锁定了柳惜烟,她缓步靠近,眸光闪闪道:“刚刚是你绊倒我又推的我?”

柳惜烟面上微露出心虚的神色,却很快掩饰好,委屈的辩解道:“姐姐怎么能这么说,妹妹只是看您快摔倒了所以想要扶您一把而已。”

然而白江袅眼眸微转,看了一眼小锦脸上的伤,继续笑问道:“我的丫鬟脸上的伤也是你让人打的?”

柳惜烟对白江袅这番死而复生的模样,十分嫌恶,恨不得白江袅当场尸体火化,白江袅的再次复活,让她紧咬住唇,只要她不承认,没人敢拿她怎么样,她可是太子跟前最得宠的妃子:“姐姐有何证据?万一是她自己跌倒弄伤了呢?”

江玄瑾面露诧异,眼神带着几分打量的看着白江袅,若他没记错的话,他的太子妃白江袅,可是个懦弱胆小到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。

书友评价

最新评论

类似小说

精品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