你的位置: 首页 ›› 古代言情 ›› 腹黑萌宝:绝世娘亲强又飒 ›› 第5章 想怎么死?
阅读设置

设置

背景颜色:
字体颜色:
字体大小: 超大

《腹黑萌宝:绝世娘亲强又飒》 第5章 想怎么死?

2021-07-26 00:43:06  作者:钰火柴人  分类:古代言情  连载中

凤岭山间,茂密树林。

阿离手绕小白,边走边用树枝打着旁边路上的小石子,嘴里还不停的念叨着:“娘亲饿了,我一定要找到香甜的野果给娘亲吃,一定不能让娘亲饿瘦了。”

小白如黑耀石的双眼闪着幽光,伸了伸脖子,懒懒的张着嘴打了个哈欠。

“让主子出门备些吃的,偏不听,现在后悔了吧。”

“死小白,敢说娘亲坏话,看我不好好教训你。”

阿离小手一把捏起小白的脑袋,忽自己的衣领却被人从身后拎了起来。

“哪里来的小兔崽子,一个人在这山间闲逛,还絮絮叨叨的。”

一满面凶目的壮汉咧着嘴笑道,乘的脸上的疤痕甚是恐怖。

旁边另一瘦小个男子细细的瞧着阿离,看着出落的如此可爱的娃娃,伸出他那满是老茧的手在他圆嫩的脸颊上捏着。

“帮主,你看这娃娃长得白白嫩嫩,秀气可爱的,我们转手把他卖了,指不定能卖个好价钱。”

“你们放开我,放开我。”

阿离被拎在半空中,悬空的两只小脚不停的扑腾着,两个脸蛋被捏的生疼。

他用尽全力,朝着被叫帮主的男子又拍又打,忽地瞅准了时机,扬起小手,一巴掌打在了他的脸上。

虽力道不大,但声音却很是响亮。

帮主一时没反应过来,脸上表情呆愣。

前面又打又咬的,在他眼中不过是挠痒痒,可是一个小孩子居然敢甩自己嘴巴子,这还是头一回。

“小兔崽子,居然敢打我!”

他恼了,一把将阿离扔下。

阿离被重重的摔落在地,但他仅是眉头微皱,连忙起身拍打着衣上的尘土,奶声奶气的叫嚣着。

“打的就是你,这件衣服是娘亲自己给我做的,弄坏了拿你的命都赔不起。”

他一张小脸鼓得圆滚滚的,似是生了很大的气,满脸通红。

见那人又朝自己走来,阿离一把抓起缠在自己腕上的小白,朝着面前的人扔了过去。

“小白,上!”

小白就这样被扔了出去,还没来得及开口说不,就被一个巴掌扇飞了出去,撞到了树上。

被摔的头晕目眩的小白,心里只想暗骂一声:麻麻皮。

明明你娘怕我误伤了你,封了我的灵力和毒液,你扔我出去干什么!

见小白如此落败,阿离心里也慌了起来,但还是装出一股不惧的气势来,强撑的喊道:“看来还得本小爷亲自出手。”

话落,忽地连滚几个身,抓起地上的石子尘土,朝着那人扔了过去。

“兔崽子,今日本大爷非把你皮扒了不可!”

被他扔来的石子刚好打了个正着,帮主恼羞成怒。

一个孩子自己还收拾不了!

瘦小个见一向威猛的帮主在一个孩子面前吃瘪,硬生生的忍住狂笑的冲动,装出满脸担忧的表情,在一旁看戏。

阿离知道情况不妙,站起身撒丫子的就跑。

“娘亲,救命啊!娘亲!”

玄烨停好了马车,正打算进林寻找阿离,听见他的呼声,连忙飞身过来,一把将阿离抱在了怀中。

“小主子,你可有受伤?”

“没有,我还好,还好。”

阿离喘着粗气,小胸脯一起一伏着,见到玄烨,这才松了口气。

见自家小主子没事,玄烨才转眼怒视着一旁的两人。

那两人刚要出手,只见玄烨抽出腰间缠绕的揽月鞭,狠狠甩去。

还没来得及反应,接连不断的鞭子便狠烈的抽在他们二人身上。

两人疼痛难忍,翻滚在地,丝毫没有还手之地。

“出了什么事?何人敢对我们帮主下手!”

在树的另一旁,突然又多出了五六人。

听到呼喊声,不远处的他们便立马赶了过去,这一看,才发现两人已被打的遍体鳞伤。

玄烨手中的鞭子微顿,黑眸冷冽的怒视着来人。

“放开他们,不然要你们的命!”

其中一独眼男子喝道,手里的长刀直指玄烨。

几人虽口中放着狠话,但却无一人敢真正上前一步。

揽月鞭的威力他们虽不得知,但是玄烨通身散出的寒冽,却让几人都暗暗惧怕。

此时,一阵冷风刮过。

紧接而来的则是一泛着白色微光,似是麟扇的法器随风飞来。

唰!唰!唰!

直指玄烨二人的长刀接连落地。

“哦?你说要谁的命?”

一道清冷清亮的女声传来。

她的声音不大,却沉稳如石,一字一句的烙印在了几人的心里。

寻着声音看去,几人众惊。

少女一步步生莲而来,身着白净的长衫,三千墨丝随意披散在身后,面纱遮住了倾城容貌,仅露出一双美眸,都已让人不禁叹赞。

她轻笑一声,明眸生辉,倦怠地望了一眼呆着原地地土匪几人,朝着阿离招了招手。

“不是去找果子了吗?怎的引来这些不堪的人?”

阿离撒着一双小腿扑入凤汐月地怀中,撅起嘴巴,努力装出哭唧唧地表情,“娘亲,他们欺负阿离,还捏我的脸蛋,你看,都捏红了。”

话落,他鼓起一侧地脸,好让娘亲看的更仔细些。

轻抚着阿离略微泛红的脸颊,凤汐月眸光促冷。

“说吧!想怎么死,我成全你们!”

她嘴角带笑,言语轻漫,似是在与友人闲聊一般。

虽见她笑着,但他们何尝感受不到面前女子通身散出的杀气。

但几人好歹也是闯荡多年的匪徒,如若被一女子就此呵住,那传出岂不是天大的笑话。

“小娘们,少吓唬人!赶紧放了我们帮主,暂且饶你一命,如若不然,将你抓回去,供我们兄弟享乐!”

其中一人冲着凤汐月呵道,听声音看似是个胆大的,其实说出这话时,两条腿都不知打颤了几回。

见此人居然这般羞辱主人,玄烨手中的鞭子早已按耐不住,硬生生的一鞭子就将刚刚说话的男子打翻在地。

顿时皮开肉绽,血肉模糊。

见状,凤汐月食指轻弹,一颗绿豆般大的毒丹落在他的身上。

“啊!”

霎间,深林中便响起了撕心裂肺的吼叫声。

只一声,便没了声响。

再放眼看去,原先那块地上,此刻只剩下了一滩腐烂的血水。